戴斌 | 研学不能简单当成一门生意,高校应向公众更开放和包容
    2023-08-16 17:10:04     字号:[    ]

2023年的中国经济半年报显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稳步提升。而2023年上半年消费领域的最大亮点便是旅游市场的恢复性增长,在扩内需、促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发挥重要力量。近期,国务院领导层夜栋病勤12集全动画片召开了首场座谈会,其主题便是进一步释放旅游消费潜力、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夜栋病勤12集全动画片院长、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主任戴斌参加了此次座谈会,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这次座谈会,中央释放的一个信号就是要让文化活动、旅游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国家会进一步加强机场、码头、车站、景区等旅游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进而为公共资本、产业资本和民营资本进入旅游市场提供利好的基础。传统的旅游企业要抓紧时间恢复供应,城市周边的度假产业、文化和旅游融合的项目,会得到国家和地方的支持。”

“只要消费者的预期稳住了,企业家的信心提振了,整个旅游经济发展就会进入健康可持续的轨道。”戴斌坦言。

但还需注意的是,当前旅游市场中依然存在着一票难求、黄牛扎堆、研学游乱象等,如何解决?在此次采访中,戴斌也就这些问题给出了相关建议。


            图片

 全国政协委员、夜栋病勤12集全动画片院长、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主戴斌。

比天气更热的是旅游,“追着演唱会去旅行”成新潮流 

南都:暑期游的热度,有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还是超出了疫情前的暑期热度?

戴斌:暑期的六、七、八三个月,预计旅游人次达18.54亿人次,旅游消费达1.2万亿元,这个市场应该是四年以来最好的暑期旅游市场。我们认为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提升了消费信心,稳住了消费预期,为即将到来的十一和中秋节八天长假,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市场基础,也起到市场预热的作用。

但是和旺盛的人流相比,整个旅游消费量还没有完全回升,和出游人数的增长、增速相比,旅游的收入增幅还没有达到预期水平。这有几个原因,更多的首次旅游者加入行业消费竞争中,中心城镇以及广大农村居民,成了消费的主力军。今年的端午节,22%的游客是农村居民。初次旅行的游客消费量不会很大。

另外,这个假期中,大家主要选择近程旅游。旅游出游距离尚未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2019年的节假日,人们的出游平均距离是270公里。从今年“五一”劳动节的数据来看,人们的出游平均距离只有180公里。

现在,各地方为了发展旅游,很多景区景点的门票免费,而且许多游客采取自驾出游的方式。自驾出游要消耗油费、公路交通费,但这部分费用尚没有完全统计。

综上来看,我们感觉到人均旅游花费的恢复速度还弱于整个出游市场的恢复速度。

南都:今年暑期游爆发式增长,从国内旅游市场来看,截至目前的暑期游有什么新气象?

戴斌:暑期到现在为止,我们感觉到比天气更热的是旅游。避暑、康养、研学、度假四个新兴业态与自驾车散客自助游方式结合,北京周边北戴河、张北草原,上海周边的舟山、苏州、杭州,广州周边的从化等大都市周边的度假区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暑期可以说是供需两旺,是新需求、新产品、新项目不断涌现的暑期。

值得关注的是,夜间旅游、文旅融合也出现了很多新气象。不少年轻人跟着演唱会去旅游,看展式旅游,听演唱会去旅游,也成了人们新型的社交方式。


图片

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在西安举行,吸引不少粉丝到西安旅游。

南都:中央部委也十分关注旅游消费潜力释放,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这对于旅游企业与市场来说,将带来哪些利好?旅游企业与市场应如何抓住这一机遇?

戴斌:从中央政治局开会要求提振包括旅游在内的消费信心,到国务院领导夜栋病勤12集全动画片召开会议,我参加会议了解到,中央释放的一个信号就是国家要重视消费对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作用,让文化活动、旅游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也有助于稳住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大家不用再担心像疫情防控期间那样出去旅游回不来了,与接触性消费有关的障碍都已经完全清除掉了。

第二,通过释放相关的信号,国家会进一步加强旅游公共设施、旅游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如机场、码头、车站、景区等各方面的建设,进而为公共资本、产业资本和民营资本进入旅游市场提供利好的基础。所以也希望传统的旅游企业,不管是旅行社、酒店,都要抓紧时间恢复供应。对于一些准备进入旅游领域中的新型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这也是个利好的消息。在城市周边的度假产业、文化和旅游融合的项目,会得到国家和地方的支持。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也可以鼓励我们的投资信心,稳住企业家的信心。只要消费者的预期稳住了,企业家的信心提振了,整个旅游经济发展就会进入健康可持续的轨道。

图片

   游客在故宫角楼拍照(6月11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公众要有知情权,供票渠道应透明化

南都:每年暑期旺季出游,但景区可预约门票数量却有限,一些热门景点几乎“一票难求”。景点一票难求的问题能解决吗?这一难题如何求解?

戴斌: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热门的景区都会存在阶段性供不应求的问题,法国的卢浮宫是这样,美国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开发更多的高品质旅游景区度假区。过去,人们到北京看故宫、看长城、看国博,但现在还可以去环球影城。尽管也很拥挤,但我们想象一下,如果没有环球影城,没有迪士尼,也没有长隆,那这些传统景区不是会更拥挤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要开闸放水,提供更多高品质的旅游景区和度假区。

同时,要加大市场宣传,引导广大游客错峰出游。比如暑期更多是青少年研学旅行扎堆,那么对于广大的离退休人员来说,其时间约束不那么强,完全可以选择在其他时间点出游,不用跟青少年去争夺这个时间和空间。现在带薪休假也在逐渐落实,未来我们可以把带薪休假的时间给用好。

还需注意的是,故宫等景区的总量是不可能无限扩张的,因为它在核心区,本身有安静的要求。如果无限制扩大入园规模,其体验感也会大大下降。所以我们希望,像故宫这样的头部景区能够延长预订的时间。比如提前两个月三个月,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预测哪天去,哪天不去。再一个就是给一些旅行社、渠道商,一定的有组织的旅游者一定的票量,不完全靠零售,这些我们也在探索。

用科技的手段去沟通供求双方的信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对城市未来一段时间的客流进行预测预警也是一种可行方法。让大家在出行之前就知道哪个地方拥挤,哪个地方不拥挤。比如同样是博物馆、美术馆,我既可以看广州美术馆,我也可以看广州图书馆。景区也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不是绝对不可替代的。

南都:对于景点预约困难的问题,有人认为这种预约反而将一部分人拦在了景点之外。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戴斌:预约是旅游发展一个必然的趋势,也是提高旅游体验感、提高旅游业运行效率的必由之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注意到如何让大家有更好的体验感,把好事办好。比如说能不能对线下没有智能手机使用功能的人开通线下购票?这些都是需要我们的探索。

关于景区难预约、博物馆难预约的问题,这需要从管理体制上做文章。比如景区要延长开放时间,白天的时候人少,周末的时候和晚上六点钟以后大家还有去参观的需求,那能不能够延长开放的时间?目前都在我们的探索当中。

南都:近日,北京警方针对国家博物馆周边“黄牛”加价倒卖免费门票现象进行打击。依法刑事拘留6人、行政处罚3人。普通游客抢不到的景点门票,为何会到了“黄牛”手里?

戴斌: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黄牛是一个市场现象,当然不是所有的市场现象都能容忍。我们要看黄牛倒票的缘由是什么?如果是和内部人员勾连,拿到免费票、参观票,再倒出去,这就不是一般的道德谴责问题了,这是涉及违法的问题,那通过法律来去惩处就行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首要是健全法制机制,让违规违法者承担应有的代价,从而震慑潜在的违规违法者。其次,让渠道透明化,公众要有知情权:一天到底有多少票?哪些人获得这些票?从哪些渠道可以获得这些票?以国博为例,有一批旅行社可以在国博开展研学旅行活动。这批研学旅行活动的人员是怎么产生的?这也应公开透明。

从根本上讲,增加优质的旅游产品,推动建设高品质的设施服务,包括增加文博场馆的供给量,满足民众群众不断增长的文化和旅游、高品质的文化参与和旅游消费的需求。

南都:近日,文旅部下发《关于进一步提升暑期旅游景区开放管理水平的通知》,这一通知对加强旅游景区管理水平,有何指导意义?

戴斌:我觉得主要有两个方面的意义。一是增加市场上旅游景区的供给总量。经过这段时间的疫情和暑期北方的暴雨,很多景区是关闭的状态,或者没有按照之前的最大和最佳的承载量开放的。所以指导意见要求,尽可能地向市场上提供更多的景区产品、增加景区的承载量。

其次,要提供高品质的旅游景区。对于广大的旅游景区来说,不能动不动把美丽风景都圈起来收门票,要尽可能地向游客、向广大旅游市场上提供低价的甚至是免费的公共产品。旅游是民众的权利,当老百姓出去旅游的时候,我们尽可能地要满足广大民众群众的旅游权利。

对于广大的旅游企业、景区和度假区而言,要用好文化科技创意来为景区打造更多的适合消费的场景。所以要求景区要提高夜间旅游文化和旅游融合二次消费这些场景的打造。再一个就是要提高公共服务的水平,加强科技,用好科技的手段、数字化转型为广大游客提供更好的旅游体验。只有游客体验好了,他才愿意消费,才会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图片

7月26日,农民工子女在北京游览故宫。当日,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中国职工国际旅行社总社承办的“感恩祖国·拥抱未来”2023年阳光少年工会夏令营在北京举行开营仪式。在历时12天的夏令营中,来自全国700多名农民工子女将参与游故宫、爬长城、组装新能源车模型等丰富多彩的体验活动。新华社发


研学不能简单当一门生意来做,高校应该向社会更加开放和包容

南都:“千元‘清北研学游’连校门都没进”“研学讲师原来是购物团的导游”“部分研学旅行‘游而不学’”等先后成为网络热搜话题,目前研学市场为何乱象频出?

戴斌:研学现在处于一个起步的初期,政府监管部门也应该关注到。第一对清华、北大这种开放性的、公立的院校来说,希望有更多的开放名额,有更加开放的姿态。高校是国家的高校,是民众的高校,应该是向社会更加开放和包容的。

第二,对于研学的内容,对于研学指导师资格,教育部门和文化旅游部门要联合对这些指导师进行必要的审核。毕竟他和传统的导游不一样,他的教育对象是很多广大的中小学生,不能只是简单当成一门生意来做,而是要从培养国民素质的角度来去推动旅游的发展。

南都:研学旅行该如何发展?

戴斌:要推进“书生意气的研学,家国天下的旅行”的发展理念。要建设一批面向少年儿童的国家营地。国家营地是国民教育体系必要组成部分,是以涵养少年儿童文化自信、增强国民科学素质和社会交往能力为导向的教育机构。

培育一批面向青少年健康成长和文明交流互鉴的研学城市。必须抓住城市客群的旅行需求和研学供给的内在优势,依托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培育一批文化底蕴深厚,科技教育资源富集的研学旅行目的地城市。

推广一批面向不同年龄段和寓学于游的研学旅行国家线路。长城、大运河、长征、黄河、长江五大国家文化公园及其沿线城市和乡村,蕴含了优秀传统文化、红色革命文化,也是践行国民教育和终身学习理念的旅游线路。推广边疆史地国家线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才会在每个人的心中扎下根来。国家公园、科学考察、田野调查等线路,对于构建中国特色的终身学习体系,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和极其重要的意义。



采写| 南都记者 王玮 实习生 朱嘉乐
来源 | 南方都市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夜栋病勤12集全动画片-98电影网 网站管理:文化和旅游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2021001490号-1